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丧谣(18)

断断续续写了几天,剧情混乱,条理比较差,请见谅。(我果然不适合些剧情……)

“累吗?”蓝忘机问自己怀里的魏无羡,在座的都是金丹以上修士,只有他一个几近凡人,要是一昼夜不合眼难免困乏。不过被蓝忘机的灵力包围着,靠在人怀里还能打盹,实在谈不上累。要是平时蓝曦臣或聂怀桑可能会调笑两句,可惜现在都没有那个心情。就在所有人寂静如斯的时候,忘机琴响了。
“他回来了!”聂怀桑差点扑倒,拉着蓝忘机就问,“怎么样,他见到阿瑶了吗?”似乎真是情急之下,没有人注意这逾越的称呼。“他说……”蓝忘机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只是一直在唤瑶哥,语言很零碎。”还是蓝曦臣接的话。“很零碎是几个意思,直接问他到底见到阿瑶的魂魄没有啊!”“怀桑莫急,阿瑶他吉人自有天……”泽芜君的话尚未说完,就在一片琴音中惨白了脸色。“怎么了……”聂怀桑声音不由低了下去,仿佛即将听到什么噩耗。
“阿瑶说……他不想回来了……”
“你们要问什么……聂怀桑都明白……”
……
朔月出鞘,剑尖直指床边颓然的年轻男子,杀气凛然,蓝忘机都不由起身,四顾之后并无动作,只按住了想要开口的魏无羡。“聂怀桑……我念及旧情,没有对你所作所为一一揭发,”蓝曦臣或许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真实的怒气,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痛苦,他无能为力,“事到如今,你到底又对阿瑶做了什么!我当时在聂家就……”“二哥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聂怀桑居然淡淡笑着,但明显忧心忡忡,“当年一剑穿透了三哥的心脏,如今也要对我动手了吗?”蓝曦臣浑身一震,观音庙中事事重现,剑竟是缓缓放下了。曾经那样果断过,原来只是藕断丝连,一扯就疼得心碎。能怪谁?
“没曾想,你竟恨阿瑶如斯,再杀他一次都难解心头之恨……我还以为……”还以为你与我一样是心悦他。“你没有想错。一直以来,我爱他,不是恨。只是妄想独占,忘记了真心。”泽芜君手一抖,不可思议地望向聂怀桑。“而且还忘了两次……”青年看向床上的人,一人低喃着。
“若是我说,我曾与三哥,不,与阿瑶有过一段夜夜欢好、情投意合的日子,你们相信吗?”似是自嘲又似无奈,聂怀桑苦笑着开了口,“含光君,麻烦你把我说的话,也弹给玄羽听听吧,毕竟答应他的事,我也没有做到。”
第一封信送往金麟台的那一夜,是聂怀桑第一次吻金光瑶,尽管那个一向灵敏的人毫无反应,如同一个精致的人偶。在此之后,他给了金光瑶虚假的爱,躲藏在夜幕中的温柔,漫长的时间里,他无比坚信自己融化过那受伤冰冷的心脏,让对方在潜意识里接受了身后温暖的肩膀——一切看上去那么完美,他仿佛真的拥有了臆想中的爱人,可是他不知足,他依然仰望着那个身居高位的百家仙督,只有他的阿瑶失去一切之后,才能完完整整属于他一个人……
“他刚刚还魂之后,也就是一开始醒来的时候,我退缩了,我……不敢承认当时的人是我,我怕连一点模糊回忆都留不下……是我错了,那时我为自己的自私而愧疚,以致于错上加错。但我依然不想放手,所以我准备了聂家的秘术……却偏偏又害了他……” 没有办法,只要见到他内心就止不住涌动,他在害怕失去他。面对金光瑶的试探,心慌意乱时那一句“三哥莫再骗我”到底没有骗过金光瑶的眼睛,他明确了他的身份,以及他的无情。可他依旧对他笑着,就像很久以前那个没有心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蒙上双眼才敢表白的爱,终究只能活着黑夜里。

Ps 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的孩子,等瑶妹视角+莫玄羽视角

评论(2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