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关于合集+《与爱》预告

今天终于顺利建立了合集。O(∩_∩)O

可是难道要一篇一篇从“重新编辑”里再改吗?

不要吓唬我……


会更文的,一直有写,就是或多或少还有敏感词,尽量赶个纯剧情版《与爱》先看看,这个时候不敢再发微博了……

告诉我,冬天过去了吗?


“聂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”金光瑶笑得似是不解风情,满不在乎地摩挲着手里昂贵的钻戒,这样的东西,他真的不稀罕。

“我会负责的。”聂明玦的声音是低低的沉稳,醇厚如酒让人心醉,此时此刻却只醉了他自己。

“我不需要你负责。”金光瑶想走,但跨不过聂明玦伟岸的肩膀轮廓。

轻蔑一笑,金光瑶第一次这样毫不掩饰他的讥讽,“聂先生,我不是那些哭哭啼啼的小女生,别说我们俩本来就没什么,就算真的过了几个晚上,大家都是男人,还不能好聚好散了?……我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样才能回去好好工作。麻烦您,别让您的兴趣再打扰我了。”

狠狠扯下温柔可欺面具,金光瑶的指尖仿佛还滴着血。

“阿瑶……”

“您别再碰那个娃娃就算给我很大面子了,我自己会去联系律师,走法律程序不会波及到您,您也不用出面……”


他的声音越来越远,直到聂明玦听不到的地方。


今天的社团课,讲了一个多小时,挺累的,但效果还是蛮好的。O(∩_∩)O

薛瑶(伪曦瑶)的脑洞

瑶瑶是灵体,不论受什么样的伤都可以痊愈,传说中只有心中挚爱之人的利刃才能让他们魂飞魄散,而一旦挚爱殒命,他们也都命不久矣。

所以看上去瑶瑶一直都是让人如沐春风的温柔可亲,没有一点伤疤。

可是实际上瑶瑶因为母亲的原因,血脉不纯,每一次受伤都会留下一个小小的裂缝,积少成多,夜深人静的时候,疼得撕心裂肺。

原以为和小流氓只是互相安慰,抱团取暖,可那人在自己怀里咽气的时候,金光瑶忽然觉得整个人被抽空了,脆弱得可怕。

观音庙一役,蓝曦臣知道自己三弟不同于常人,原本只想刺伤瑶瑶,没想到多年的伤痛加上薛洋的去世,瑶瑶再也支持不住,顷刻间灰飞烟灭。

聂怀桑大仇得报,暗自思付果然如此。

蓝曦臣惊痛不已,不惜以自身为媒换金光瑶一缕残魂,可那人回来之后却日渐病弱。泽芜君自认是瑶瑶命定之人,将二人灵魂相束,但不见一丝起色。

蓝曦臣已将真心交出,金光瑶却陷在薛洋的气息里无法自拔,最终死于云深不知处寒室。

临终愿蓝曦臣葬他于金麟台后山,薛洋身旁,蓝宗主才幡然醒悟。他于心不忍,于是把二人合葬于云梦水乡。

无题

最近一直放不下的,还有关于天一的故事。

我不知道怎么评价这样一个女孩的命运,可悲,似乎过于宽泛;不公,似乎显得愤世嫉俗……

从任何一个时代来看,犯法是错,但此时此刻,法亦有错。

错在不够开明,错在坚持传统……错在让人无力。谁都无法改写时代,但谁都可以加速时代的进程。

我不清楚最终判决如何,也不敢去查,心,是真的痛。

我想要做的,是至少让这个故事有一个明媚的结局,让所有人的眼泪有所回报。

到了那一天,迎接她的不一定有伟人的待遇,却应该有鲜花和阳光。

或许多年以后,这会是法学教材上一个里程碑式的案件,默默标示着时代的符号——希望这是最后的终止符,而不是起始符。

给我们十年时间,还你一个太平盛世。

寒冬已至,大家注意保暖。

略有所感

其实今天之前我一直没觉得这次的事情会跟我有什么关系,一直抱着自己只是个小写手的态度悲天悯人。可开始锁的时候,看看自己最近发的文章,我忽然发现,自己已经很长一段时间只写追求刺激的内容了。

说实话,在我看来,愿意写剧情、写人物,去揣摩构造一个世界的文章,比单纯的车要难写的多。它们表达的才是对一个虚拟世界的真挚的爱,而不仅仅是喜欢。

至少就我自己而言,车,大多数是一种发泄的写法,写瑶瑶的时候,虽然我尽量不ooc,但我也知道自己写的不是那个只手遮天、八面玲珑的百家仙督。我写的是我希望看到的那个他。他承担的其实是我三次元世界的痛苦、压力、烦恼……

而不是爱。

感慨于自己尚未觉察到的负面情绪,我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“看上去一切正常”的心理,发现原来高二的压力,不是我想象中那样可以无视的。我不是当初那个开开心心去动笔的人了,真的希望以后自己写的东西,能更多的传达爱。

当然,车是个好东西,大家都知道。这些内容虽然大部分是源于冲动,但肯定有真情实感。写任何东西都不容易,因为内容限制,好的车,更加难得。我也从不后悔写过什么东西(就是锁的时候有点累……)。只是它们引发了我更多对自己的思考,也许我们本来就不是自己以为的样子。
就像现在,我应该写着作业,可我却拿着手机——都是一样的。只是我希望,从我写的东西里,从我这个人身上,大家得到的不是单纯的只有感官刺激。

这次的事件使我有生以来第一次,感到自己对社会的责任、与社会的关系。我不去评论说它公不公平、合不合理,至少它让我短暂地清醒过来,不要再在一个自己喜欢的世界,里仅仅只做一些感官工作。车,也是文章的一部分,世界的一部分,却绝对不应该是全部。

接下来尽量把写过的那些车,背后的故事补给你们。

可能最近要多走剧情了,因为本来更新就慢,所以写什么我先不下定论。

说了一点东西,但现在心里很乱,可能你下一次看到这一篇,会发现我又说了许多别的。

不论如何,还是要开开心心。感谢大家一直陪我到现在,每次不用打标签还有评论和热度,真是我最感动的事情了。

大家都加油↖(^ω^)↗。

O(∩_∩)O

emm……
中午锁了一半,刚刚有朋友提醒我还是全锁比较好……
希望看到这个的大家可以看看刚发的《略有所感》,写了一点东西……这里短短几句表达不了的都在那里了。
不好意思了大家。

微博上去年九月份之后的文都锁了,先就这样了。
其他的回头看情况,可能还要锁……
不好意思了。

关于文章

所以,我要锁文吗?

怎么锁?

什么时候能开锁?

???

最近大家都是怎么了?

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就听说要锁文……

🔒🔒🔒

🔓🔓🔓

(⊙_⊙?)(⊙_⊙?)(⊙_⊙?)


当年(薛瑶)

有一点粗口的车,快写睡着了……结尾很仓促,回头再一起改。


尾指的一阵疼痛恍如隔世,眼前烛火渐渐烧出芳菲殿的层层帷幕,一样厚重,一样华贵。孟瑶,不,金光瑶总算反应过来,眨眨微湿的眼,明眸善睐,看不出一丝刚刚的迷蒙。

后来怎么样了呢?

嗯,后来他就着蓝曦臣来扶自己的手刺入那人腹腔一剑,昏迷前在他耳边呢喃二字“闭气”——那是他第一次让新铸的恨生见血。重伤之下,当然瞒不过温若寒,却足以骗过慌乱中上上下下的温家修士。没人想到聂明玦竟敢不顾大后方战局,率聂家精锐直指不夜天,几天之内就逼到了温家脚下。温若寒要应战,他自然也要跟着去的。

其实,到聂明玦眼前的时候,孟瑶是害怕的,他今天若是杀天下之主便可扬名立万,但若蓝曦臣真的被他失手致死,功不抵过,他还是数不清的罪孽。浑浑噩噩,刀光剑影,他至今记得,最后漫天血雨里温若寒那一眼,满是嘲讽与理所当然,他早就知道,早就在这里等他刺这一剑——从此之后,他孟瑶的命运就成了温若寒留给天下人的厚礼。

干净利落拿命去游戏,温家家主温若寒,也只有他当如此。

当然,还有留给他的礼物。原以为那药是一次性的效用,翻找了解毒的偏方就往事随风即可,没成想,那东西古怪异常,悄无声息地纠缠了他这许多年。他找了压制的药,却把身子毁了七七八八,一到寒天四肢就痛的发麻,那人一定是早就料算好了,要他苦苦挣扎偏不舍得放弃哪怕一点。

再后来,他遇见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流氓,小家伙精通邪魔外道又是他一手带大,一次有意无意地换了他的药之后,两个人就算彻底搅和在了一起。他本意当然是借此拉拢这小客卿,然次数多了也觉不出有什么不好。

如今……算是离不开那过分的慰藉了。

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307151609835626


一个笑话

那天,我问我同桌:

“ig永不加班是什么意思?”

我同桌说:“ig啊,是……”

这个时候,班主任进来了。

“埃及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经济条件非常落后,工人长期受得压榨,为了平衡资本主义阶级和工人阶级的矛盾,埃及政府提出了‘埃及永不加班’的口号。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项社会主义政策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