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不知道能不能补上……
实在不行微博再发一遍……

当年(温瑶车)(中)

或许有意识流的曦瑶……

可直至见到那人时,蓝曦臣才真正感觉到由内而来的恐惧——这绝非温若寒三个字能概述的凌厉,随随便便坐在一方圆桌旁,仿佛天地之间就应该尊他为王。
“都说蓝家长公子风流倜傥、一表人才,以前没怎么注意,几年不见,更是光彩照人啊。”长发随意披散,墨色衣袍压不住艳阳烈焰的纹路,手里把玩一小巧玲珑的玉杯,微微偏过头,斜着眼看向来人。
男人明明是笑着说话,蓝曦臣却不由自主心下一片冰凉。屋内侍奉的人退了干净,这一点不像牢房的地方隐隐约约竟飘着些暗香。
“世家公子的气度就是不一样,怪不得能让我家小瑶儿牵肠挂肚……”
“你把阿瑶怎么样了?”蓝曦臣瞬间绷紧了身体,不,不要告诉他那人已死……柔软的薄唇抿得紧紧的,却在对方气势的压迫下显不出威严,撑裂了先前几道血痕。“孟瑶所做皆受蓝涣蛊惑,望宗主留他一条生路……”
一看就不是会狡辩的人,若是小瑶儿,应是先一口咬定两人早已没有往来,只是儿时认识……
“啧,看上去倒不枉小瑶儿这一往情深,可惜啊……不如今日,蓝公子就教教我温家应该怎么对待叛徒,可好?”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95055429997266

改了点,不可思议我没写完……
温总有点诡异带感的气质,心疼蓝大和瑶瑶的一天……
(没错,瑶瑶还不知道自己暴露了。)

尽量今天写完,如常链接见评论O(∩_∩)O
微博链接打不开的,可在微博搜clylofter,也许能找到……

当年(温瑶)

我觉得我是不可能一次性写完的,微笑挥手╭(╯ε╰)╮

不夜天,无夜,亦无日间,浑浑噩噩却运转得从不停歇。
蓝曦臣也不知道是过了几天还是几个时辰,唇间觉出点渴,又有血丝润了。身陷囹圄而淡然处之,不失蓝家长公子的气度,已是他所能勉力达到的极限。
燕流涧一役,原本凭着阿瑶的密信是十拿九稳的妥帖——温家派兵三千皆有修为在身,他带清河一千人马加云梦江家临时凑成的队伍,虽应是一场不敌的血战,却暗中把住了敌方将领的命脉……
阿瑶还嘱咐他只能小胜,先保住此处战略要地,再从长计议……
却不想温家临阵换将、增兵,仿佛知晓身为要犯的他就在军营之中,打了义军一个措手不及,再想挽救已是无能为力,血肉之躯哪敌天罗地网,除他之外,幸存者寥寥。
这些年他处处躲着温家,原本,知道他所在部队的还有几个聂大哥的亲信,如今……只剩下阿瑶了。
尽管如此,他却不曾疑心孟瑶半分,若是那人要他的命,早早便拿去了,何须等到今天?只是担心,失了燕流涧,聂家的大后方就没了天险,射日之征主力的步子一定会被拉住……他实在是无法交代……
还有阿瑶……怎么样了呢?被温家发现的卧底是什么下场,蓝曦臣不是没有见过,想到少年许久未见的清秀面容,心中不免紧紧一揪,闷闷地痛着。
“蓝公子,宗主有请。”

温若寒,温家家主,这个人身为蓝家未来的掌门人的蓝曦臣当然见过,而且不止一次。
但这一次,注定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次。
穿过的长廊四壁皆绘着仙境盛景,廊柱顶梁雕龙刻凤,早前孟瑶递出过不夜天的地图,那夜,他和聂明玦围着灯火仔仔细细研究过,如何突破这传说中的铜墙铁壁——意外地不是走向地火殿,现下走的这条路直通寝殿旁室,绕过去就是大殿——在计划中,他应是带着蓝家最后的精锐由此突破,侧面直抵咽喉与聂明玦汇合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押着去赴炼狱。
其实说押着也不大对,灵力是封住的,四肢却都自由,然而身边看似随意走动的侍从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,温家卧虎藏龙的大能真是不知道有多少。外边战火纷飞,这里头还能这般潇洒自在、亭阁楼台,放眼天下,也只有温若寒有这样的底气了吧。
不是没想过寻死,可他一时的气节保住了,蓝家怎么办?忘机的伤,还有叔父……
他不能死,却更不能当个叛徒。温家留他的命,无非要逼供点什么,不能说,那便受着温家的酷刑……生死由天了。

可直至见到那人时,蓝曦臣才真正感觉到由内而来的恐惧——这绝非温若寒三个字能概述的凌厉,随随便便坐在一方圆桌旁,仿佛天地之间就应该尊他为王。
“都说蓝家长公子风流倜傥、一表人才,以前没怎么注意,几年不见,更是光彩照人啊。”长发随意披散,墨色衣袍压不住艳阳烈焰的纹路,手里把玩一小巧玲珑的玉杯,微微偏过头,斜着眼看向来人。
男人明明是笑着说话,蓝曦臣却不由自主心下一片冰凉。屋内侍奉的人退了干净,这一点不像牢房的地方隐隐约约竟飘着些暗香。
“世家公子的气度就是不一样,怪不得能让我家小瑶儿牵肠挂肚……”
“你把阿瑶怎么样了?”蓝曦臣瞬间绷紧了身体,不要,不要告诉他那人已死……柔软的薄唇抿得紧紧的,撑裂了先前几道血痕。“孟瑶所做皆受蓝涣蛊惑,望宗主留他一条生路……”
一看就不是会狡辩的人,若是小瑶儿,应是先一口咬定两人根本不认识……
“啧,看上去倒不枉小瑶儿这一往情深,可惜啊……不如今日,蓝公子就教教我温家应该怎么对待叛徒,可好?”

接下是车,可惜我没写完……先发这个说明自己有写……前情每次都过长的我……

all瑶的脑洞

脑了一个画风成迷的脑洞……温瑶→薛瑶→曦瑶
三篇车,蓝大被迫围观+意外撞破……我是对他有什么样的恶意……→_→(话说我刚拆了这个表情包找箭头……😂)

瑶瑶卧底暴露,温总怒气未平玩心大起,蒙了瑶瑶眼睛下药毁了他身子。
“小瑶儿第一次的时候,可没这么热情……”
封仙督之后,薛洋渐渐长成,药效压不住麻烦,这小祖宗更让人头疼,一来二去就搅和到一块了,实际上还是亲情比较贴切。不过这小混蛋的恶趣味和臭脾气实在令人上火。
“小矮子,你倒是让你的好二哥进来看看啊……”
蓝大
……
“阿瑶,我不可以吗?”

关于上一篇分析

嗯……感觉大家对张日山这个角色的意见还是很大的。我也是稻米,我当然也不希望电视剧乱写、乱改,没有什么比三叔的原著更好。
不过,既然接受了邪帝和黎簇,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张副官这个角色,作为一个表面上的“瑕疵”,我对演员没意见也好感一般,他是尽到了自己责任的。
所有人,都有自己的责任。这是我对盗笔的定义。

我写上一篇文章,只是不想有人觉得三叔不负责任,想试着证明一下三叔是认真对待这部作品的,稻米还怕脑补吗?原著那么多坑,不就是我们大家一点点让它完整的吗?当然了,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人心里的《盗墓笔记》都是不一样的。
一句“先生”,能挖出黑花跨越两本书的糖;咬文嚼字去寻找青铜门的真相;一篇篇生拉硬扯的帖子,也能勉勉强强把电影版的大窟窿填上……谁都不愿意费这个功夫,无非是为了证明这个世界的真实和完整,为了自己真正所爱去做点什么而已。
张日山,张副官,或许他是盗笔世界里不应该出现的一部分,但既然他已经存在了,在除了稻米以外的人眼里,他就是盗笔的一份子。我相信三叔不会让他一点意义都没有,所以我写,我猜,我用一个稻米的角度去寻找他到底对这个世界有什么贡献。
或许他的设定是失败的,但即使是失败里,是不是还有点什么别的?张家,老九门……能不能试着在他身上看到点什么?
我没有看完电视剧,可能对这个人物的反感没有那么强烈,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。

这次,就不打盗墓笔记的tag了。

张副官,浅谈(上)

事先,本人只草草看过《沙海》剧版前30集左右,后面略看过剪辑,原著是几年前读的,《盗墓笔记》正传回过几次,《沙海》只读过一遍,印象不算刻骨铭心。
对张及梁山算是路人的态度,本篇只谈人物,希望大家不要就某些剧版的话题进行吐槽或者攻击性评论,只是今日稍有思考,涉及原著+整个盗笔宇宙(世界观),一时兴起的分析,脑洞,算是稻米们的标配吧。O(∩_∩)O

张副官,张日山,都只是一个符号,它们的神奇之处和不同之处,在于相互之间用时间和空间,串起了《盗笔》里最复杂的迷局——前者是几十年前老九门与“张起灵计划”,甚至包括“它”的一部分,后者是吴邪与汪家的当下对弈,及十年的“暗布迷局”。
中间夹杂了多少故事大家心知肚明,就如今盗墓宇宙中的所有人设而言,小哥,寿命虽长但是有失魂症;黑瞎子,寿命也长,过于神秘以致于不清楚何时进入的“局”,或者说在《蛇沼》之前,黑爷都是来去自如;吴邪,出身即在局中……九门上一代最后的霍老太、陈皮阿四已故,第二代出生时“它”已经存在,计划已经开始……

所以,我很惊讶的发现,张副官,是唯一一个活到现在并完完整整经历了所有计划,并且能正常表述自己所知的人。虽然他可能不在秘密的核心,但身为佛爷副官,他知道一些内情的几率还是很大的。
这里不得不提一句,电视剧有电视剧习惯的节奏,在从小说的结构里分析这个电视剧角色的时候,肯定要选择性忽视一些“撒糖”“带节奏”“为了剧情”的内容,把人设从cp线里挑出来,同时又不能完全忘记梁湾,这个一样很重要的角色的作用。(我不知道三叔会不会认真想写一个恋爱小故事,但盗墓笔记的世界架构已经决定了,所有有姓名的人物,都得担起独一无二的责任。)

所以,假使我们先给有这样背景的张副官下一个设定——城府深、有实力、几乎知晓各派动向的绝对幕后掌控者,对一切都了如指掌,只是等待最后收网。
这种推断有一些支持的点,比如他借梁湾这个普普通通的切入点,四两拨千斤巧妙地进入整个计划;他在剿灭汪家的行动中扮演了很重要的作用;他明面上好歹还是九门的领袖……
但种种迹象表明,似乎不是这样。
张日山没有自己的亲信,罗雀是尹南风(新月饭店)的人,坎肩是吴邪(吴山居)的人,以穷奇即“穹棋”为名的公司也没看出来有多少实力……这从根本上不像张家这样一个家族仪式感特别重的家族的作风,但张家已经败落,族人散落各地,勉勉强强也说的过去。
但真正难以解释的是,如果所有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,原著正传里的故事会产生很多不合理的地方,比如吴邪找霍老太的时候为什么不找张会长?而张日山在新月饭店见到了明面上“失踪”已久的张家族长,他就没有什么反应或者举动吗?“张起灵计划”的后续,没有人试图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吗?

而且这样复杂的局面里,明哲保身根本不存在,“张家人”的标签就足以让所有人不放过他。况且,能掌控如此多资源、占有这样地位的人一定有争斗的成分,如果不是计谋实在出神入化、渗入骨髓,这就需要一种不断的、年轻的心态在支持,才能在左右支拙中求生存……而剧里,说实话,我没有太感觉到百岁山的朝气与欲望。他过的隐隐约约有点凄凉,但实际上还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潇洒。
正相反,很多时候他表现的都是一种“老”的、从容的味道。
毕竟,要是真的一百多岁了,这似乎才是正常的。

于是这里有一个矛盾的起点,他真的在新月饭店住了一百多年吗?对于张家本家人来说,一百多不算太老,但佛爷是外家,没道理副官不是,而且他纹身就是外家的穷奇。(不考虑当年的阴谋论,比如本家安插在佛爷身边的眼线什么的,后来本家分裂被消灭,就成了张家人的“沧海遗珠”……)

其实,剧里有对于并非所有人知道张日山真实年龄及身份的细节,(但我不明白吴二白是什么意思,葬礼上当众喊叔叔不是暴露了吗?),但这种解释至少对我而言是不太信服的,想让谁知道谁就知道,想让谁不知道谁就不知道,这一点,在整个盗墓笔记的世界里,特别是所谓的各个“局”里,几乎不可能做到。关于“知道”,关于“真相”,是整部书的基调和大纲,是《盗墓笔记》最神秘和诱人的地方,三叔不可能这么草率。所以所有关键人物,包括汪家,一定都会知道他是谁,只不过限于其能力、权力而不敢造次。
可我们似乎刚刚才说过,他不像是真正那么强大的人……

所以,第二个假定是这样的——张日山活了这么久,但他根本不在“局”里,他存在的意义是作为小哥生命里一个活着的路标——看九门兴起衰败,看族长来去几回,看一切烟过随风。
三叔的书里这种程度的“宿命”和悲情不是少见的,如果真是这种设定,很明显,那些矛盾就不存在了,他本不是重要的人,活着,也就是活着而已。管不住九门,挡不住汪家,努力维系着破败的假象。他说“大破大立”,但实际上只是维持不下去了,借口换一种继续如履薄冰的方式,辛苦地支撑着自己“副官”的责任。他只想保住张大佛爷的成就,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外家,他可能连张起灵这个人都当个传说。
那他又为什么活了这么久呢?张启山当年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?那句“我的生命是佛爷的。”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意义?
(因为没看过老九门,所以我真的不太了解张启山,但一个如此强悍的外家,本身就有点不合理的色彩,就像正传大结局那部写的,当年的他一定有什么秘密。)
两种可能和猜测,都源自张日山身上“年老”与“年轻”交织的矛盾,除了矛盾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词能形容这种感觉。
这种“老”看似符合人设,其实不一定。因为如上所述,张日山是在一种年轻人的角度下表现着自己的“老”。他的攻击性,他的掌握力,他看似风轻云淡的表象……换句话说,也就是用老年人的方式,处理年轻人才会去做的事情。
这根本上就是矛盾的。

所以,到这里基本上可以断定,有关这个人物的矛盾是从根本上就存在的,那有没有一种情况能完美地回避上述所有问题呢?

当然了,电视剧是人演的,演员表现的直观可能给我们错觉,本篇所有内容都是看剧的直观感受加工而来,如有偏颇、不同感受,希望大家理解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也是正常的。可惜副官没有一点文字来给人设打个底。

今天太晚了,鉴于国庆上了七天课,加上即将月考,我还是决定再仔细考虑一下后面的内容,今天没写上去的想法,后一篇尽量写全。大家有什么脑洞也能提出来,互相借鉴、参考一下。
第一次写这种文章,有所不当,也望大家指教。
晚安。
O(∩_∩)O

在我看来,
解雨臣最厉害的一件事,不是险难墓穴出入自如,不是计划谋略缜密算计,不是肝胆相照兄弟情义……
而是在习惯了餐桌上谈生意,香烟酒肉穿肠过的四九城里,
一个人,一杯茶,撑起一个解家,拓出一个九门。

又是一年招新时。
O(∩_∩)O

咳嗽,用力捂着嘴喘息,想把模糊了视线的液体忍下去,找一个生理的借口。眼角涩得发疼,酸得发胀,混着沙土的粗糙空气被他隔绝在外。
他真的好久没哭了。
三叔走的时候,费洛蒙吸取过量的时候,一步步推演自己把自己逼疯的时候……他靠什么支撑住自己?无非还是一场执念。他吴邪就是这样的人,不为了什么人,就是自己倔强,浑浑噩噩过下去任人把玩,他办不到。所有能查的,他都查,每一步能算的,他都算,只要还喘着气,事情还没到终点,他就没有极限。
但,也真的苦啊,苦到心里都觉不出苦了。
仰起头,死命地咬住牙,泪还是顺着眼角滑下……大口大口地呼吸,吞咽下没有气味的冰凉,但那点冷全浅浅地化在了嘴里,喉咙还像火烧一样,哽得他说不出话。
他是吴邪,只是吴邪。
十二年前,他还只是个清清爽爽、和和气气的小老板,每天看看铺子、聊聊天,有没有生意都一样过,每年年关回个家,爸妈、二叔、三叔……一大家子人整整齐齐、真真切切……
他干不出三叔那样狠的事,除非是对着自己。
张起灵是他的执念,一种寄托、一种目标,如果没有这个人,他或许早就倒下了,解雨臣做事用脑子,他却是在拼命。有人在等的感觉,就是这么踏实。
太多人了,他不是没有想过,要是小花、胖子或者自己那个便宜师傅,为了这事搭进去,他是不是还能坚定不移地走下去,直到轮到自己。会后悔的吧,牺牲了太多,就尝不到结果的甜了。可就算到了那一步,他能放弃那人,心甘情愿地做个懦夫吗?
说不定我会找瞎子要两箱炒饭,带个帐篷住到青铜门门口,运气好的话,只身一人也还能在见他一面……小三爷忽然有点想笑,他也确确实实笑了出来,只是嘴角还是抿得很紧,过分的用力,唇上都没了血色。
伏在方向盘上,呼吸间充满了皮革特有的味道,浓郁到带着血汗的潮湿,动作幅度太大,他身上细细密密的小伤口又裂开几个,找不出在哪,也就随他去了。
大脑昏昏沉沉,雾蒙蒙的一片……
如果十年前,那个人明明白白告诉他,无所不能的张家族长也会死在长白山地底,他是不是就能轻易歇斯底里哭一场,在青铜门前咒骂不休直至精疲力尽,被迫开始所谓新的生活……
没有承诺,没有等待,没有机会……
十年过完,再想起时,是心里刺啦啦得一疼,还是已经能淡然处之又无限伤感?可那人从来不谈什么生死,一句接他回家是谁无端刻骨铭心的暗语,自己胸口如今满是一点点的空虚和惶恐,涨了水的海绵一样,把他撑得难受。
越野车里的空间还是太小,四四方方一层把他裹得严实,封闭感霎时涌上来,呼吸像被无形的手死死扼住,头一阵阵地胀痛,一瞬间让他无比渴求湿润清爽的气息。
汪家覆灭了,他难道就真的能安心了吗?十年的步步为营,到今天却满是惶惑。会不会有谁还在幕后对他冷笑?会不会在他自以为放松后的第一个夜晚就被人抹了脖子?十年……就快到了……他实在不敢再犯什么错误了……就差那么一点点,前功尽弃的崩溃他不能去想象。
张起灵,你要是不回来,就真的彻底把我得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