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【800粉福利】满庭芳(福利or刀)

说明一下,微博删了我的文,而且我还没备份……
我(ಥ_ಥ)(ಥ_ಥ)(ಥ_ಥ)
悲伤有那么大……
我不想再写一遍(ಥ_ಥ)

“玩物”慎入写在前面,车,但感觉比较生硬……(可能最近本人口味比较迷……)放在脑子里好久的梗。这篇打死也没后续╮(╯▽╰)╭
有背景借鉴,有背景借鉴,文后会说明。

《经年》的后记我要再细思几天,嗯,就这样。

兰陵的月色不比云深不知处高洁,也没有云梦莲花坞那般温婉,金白相映的牡丹失了颜色,远远看去反而显出点阴森。
金家偌大的府邸,灯火已然零星,偏僻处一点柔白光晕隐约明灭也不显的有什么奇怪。但,通达老到的金家人都知道,那深处,是怎样的勾魂摄魄,可不正是金家家主供各家淫乐之所在。
借着广交盟友为浮名,夜夜笙歌,谁又奈何?射日之征后,金家占了头功,从属的,齐名的,谁不想沾沾贵气,过一点花天酒地的奢靡日子?金光善一向是善于此道,就算各自分了钟意的,荤素不忌,也不碍着挑些上品共同把玩,随着性子逍遥快活,真真是比当年的不夜天城还要肆意几分。
可今日,却是有些不同。
十处花亭围成半周,不似金麟台金银交错的风格,石料古朴雕花素净,纱幔轻扬洁白如雪,侍者皆已退下,亭中各坐一人,遮掩了面目,偶有谈话之声。每人桌上自是三两样小菜,鱼口吐露的半颗珍珠显出一点金家的贵气,桌角一玉瓶置一朵金星雪浪,花色混着月色竟也不见白日里的矜傲,平添几分清冷淡雅。原先还三三两两的寒暄如今已然完全归于寂静,再没人注意金光善是不是喜好有变,这真真假假的高雅做派像不像玩乐……所有人都目光都投向庭院正中间的石台处,几层掩映都挡不住眼神里的火热。那月光掩映下的赤裸躯体,虽苍白细腻,却也见武者的匀称有力,双手被白练束于脑后,一双眼静静闭着其下面目掩入纱巾,更显娇柔神秘,额间一点朱砂,烧到不知谁的心尖上。
此情此景,淫靡中偏夹几分清雅,实在太合适不过。
随着金光善的到来,这种暧昧的氛围才被打破。金宗主也不落座,在石台背后的阴影处站定,与各家主抱拳示意。紧随其后的一中年模样的男人缓缓行步至台前,慢慢取下美人的面纱,当下一片惊疑之声。可不正是那个认祖归宗的二公子,金光瑶……
“金宗主这是……”虽略感匪夷所思,但在座都非不通事理之人,金光善如今已得了射日之征头功,这次子风光无限,难免要压过了嫡子去,将来争家主之位,保不齐就坏了好事……也不知那个进的谗言,竟叫这父亲把亲儿子送到这地步来。但眼光在金光瑶尚迷蒙的神色上一瞥,心下居然也有几分说不出的庆幸,毕竟这样的美人,可不是常常任人把玩的。
娼妓之子的烙印太深,那种感觉是改变不了的,如果此刻被束的是姑苏双璧或三毒圣手,就算明知那人灵力被封,你还是会心下惴惴,生怕凭空就一剑穿心,不敢对视那含怒的双眼。而金家这位二公子,虽也不是泛泛之辈,但一是修为平平,二是往日里多见其忍耐退让,加上不可言喻的出身和传闻,就算恨生在手,也有人敢怀揣非分之想肆意打量。眼下这般任人宰割的模样,明处较旁人少了几分刺激感,暗里更叫人施虐欲作祟。欺辱他的快感是直接的、爽快的,又带着点恶意的作弄鄙夷,真真与青楼楚馆落魄的良家子似了几成。反正日后他不会是金家家主,射日之征的头功又如何?还不是男人身下承欢的卑贱淫荡?难免有人信几分流言蜚语,那温若寒的枕边人可就更加金贵了……终于彻底清醒过来,双眸因惊恐而泛泪,偏叫人在眼角瞧出一分春意,可不是在勾引人吗?
“原以为是平常的妆点朱砂,没想到还真是金家的明智朱砂,金宗主真是慷慨啊,谢过了,谢过了。”“是啊,这般美景,除了金麟台,何处也瞧不见啊……”许是声响渐大,被绑着的人总算认清了现状,不可思议的表情令人心疼,也令人产生快感。金光瑶的角度看不见背后的金光善,只能勉强想要转过头去,腕上的束缚甚紧,他能感觉到血液不畅的冷和麻木,却比不上心里半点绝望来的凉意刺骨,痛彻心扉。
“父亲,您别受小人挑拨犯糊涂啊,既已改姓金,我受了这般折辱,哪会有人再看得起金家?您且放过我,我区区鄙人能与大哥争什么啊?”他知道,自己只能与他分析利弊,所谓父子之情,早早就不应该再一厢情愿,可他怎么也想不到,金光善能凉薄至斯。他也想哭着求他念一分血脉亲情,可事到如今,若金光善心里有他一点地位,怎会如此?
说来可笑,今日傍晚,父亲派人送来那碗参汤的时候,他真的好高兴……
“罢了,此子……金某便留给诸位了……”庭院的大门黑洞洞地吞噬着光影,脚步声一点一点磕碎金光瑶的理智。
“父亲!父亲!不……别走,不要走……父亲……”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这么对我……
呼吸还是急促,眼前似有光斑点点,金光瑶抬眼四顾,只能勉力奢望自救的机会,平日里绝不散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挤不出了。“各位,今日之事只是家丑,再怎么说……我也是三尊之一……”毫无底气的话,聊以自慰而已,他怎么可能将此事公诸于世……
今夜之后,他还是敛芳尊,还是金家不受待见的二公子……不会有人知道,这一场奢华淫靡的聚会。
“都说敛芳尊能言善辩,巧舌如簧,也算是见识到了,啊?哈哈哈……”“金宗主这院子名怡芳斋,要我说,不如改怡为遗,更衬此景。”“是啊,敛尽芳华又如何……”

链接见评论O(∩_∩)

后兴建瞭望台,诸宗反对者共十三,灭门者七。

PS:曾经看过一篇类似,金家夜宴的文,写的是舅舅(江澄),所以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侵权。如果造成了侵权,请联系我,我会修改的。

评论(17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