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《经年》(完结,下)

聂怀桑会找来,金光瑶一点也不惊讶。
此时,距他离开姑苏已经三年多了,蓝曦臣常常来看他,两人之间看似又恢复了那种兄友弟恭的氛围。清河聂氏蓬勃壮大,蓝曦臣偏偏又是个脸上藏不住话的人。
“此处离云深不知处倒是很近。”
“离不净世却很远。”金光瑶从药材丛中直起腰,回过头去看来人,神色淡泊地像是见一个老友。简陋的生活环境加上风吹日晒,让苍白的肌肤添了几分自然的颜色,显示出一点烟火气息。
“蓝家和聂家修好了,仙门百家还是需要这么一个表率。”来人谈天似的开口,随意坐在他庭院的中间,斟了两杯茶。
“你跟蓝曦臣在一起了,这算什么?蓝宗主的金屋藏娇未免太寒颤。”比早年间多了不少气势,聂怀桑身披墨黑大氅缀着聂家家徽,在漫山遍野的多彩秋景中,格外扎眼。
“你想多了,”金光瑶撩起长发,露出后颈一块醒目的伤疤,“到了发情期想起来,我就自己挖掉了。好在二哥来的巧,不然伤口比现在恐怖。”那人还是笑着,多了些潇洒,已不见讽刺的意味。
“聂宗主既然来了,我也没藏着躲着,看够了,就走吧。”整理好最后一摞药材,金光瑶望了眼天色,该是回家休息的时候了。
过往云烟,他已经不想再陷进去了。
“你不见我,总该见见他。”金光瑶原以为是聂怀桑日渐高大,解开披风才发现他较三年前瘦了不少,撑起外氅的臂膀怀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——睡得很熟,嘴角不自觉地勾了一抹笑意——与当初的他像了七八分。
金光瑶一震,眼中涌出一抹痛色,但绝无迷蒙,“那个孩子,已经没了。”他抬头望向聂怀桑,他们之间,何苦再这样藕断丝连。
“你我精血所化,怎么不是你我的孩子?”男人笑着,低头又裹紧了一层婴孩身上襁褓。
“这是禁术。”
“所以蓝曦臣不敢。”抬头,挑衅,又是那样令人窒息的眼神,他盯着他,有质问有怀疑,更有一丝小心翼翼,仿佛用自己的整个世界在疯狂。
“他可以留下,你走。”还是让步了,那人到底摸清了自己的底线。
“好,”干脆利落,聂怀桑眼里含上笑,“那你得允我常来看他……”
金光瑶不答,只抱过那婴儿,仅露出的巴掌大的小脸被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一遍,可他脑海里却是当年和魏无羡的几番对话。
“共情之后,我一直觉得自己对聂怀桑不对劲,恨不得咬他一口,又苦哈哈得跟中了毒一样,你们俩能别这么遮着掩着、成天打哑谜吗?我可看不懂……”
“可怜他吗?敛芳尊,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富有爱心,要不静室的兔子送你一只……”
“好在我不是地坤,不然一定更是感同身受,啧啧,有点刺激啊……”

“你心里当然没有他,可拦不住人家心里有你啊……”“可,你若是心里有一个人,怎会如此对他?”“嗯?敛芳尊,你在说谁啊?蓝大哥的事情?”“不,不是……”

“泽芜君……也许只是太在意你了……”“是,二哥确实待我很好,但,他在意的只是我这个人而已……到底,他不懂我……”

“魏公子觉得……聂怀桑如何?”
“我觉得如何,你可是真的在意?”
“不是……”

那孩子后来取名金霄,音同消,随金姓。

评论(12)

热度(1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