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《经年》(完结,中)

七夕,不算刀,下一篇《完结,下》还是桑瑶的,但he或be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O(∩_∩)O。

似是褪去了金星雪浪的香味,金光瑶全身上下萦绕一股姑苏特有的药草的清香,清苦的气味此刻却带着丝丝缕缕的火苗,沿着泽芜君的指尖,一路烧到耳根。蓝曦臣虽不是重欲的人,但就像确认安全感一样,他对这个曾经的三弟着实难以坐怀不乱,更何况,当下是那人的刻意勾引……
“阿瑶……”温柔的动作让金光瑶的阴影慢慢服帖,抛开大脑里叫嚣的嘈杂,也能勉强沉住气地伏在自家二哥怀里。但他还是忍不住低下头,不仅仅是羞涩,更是……不知道如何面对蓝曦臣,毕竟……
“阿瑶,我好高兴……别怕……”似是被哪两个字触及到了痛处,金光瑶的身体肉眼可见地颤了一颤,泽芜君自然又是一番体贴的安抚。
当那双白玉无瑕的手探入里衣,指尖划过柔韧的腰肢时,金光瑶轻轻凑近蓝曦臣耳边,闭上眼,艰难地开口:“二哥……这一遭过了,你便放阿瑶走吧……”
能猜到抱着自己的男人的眼神里会有多少不可思议,那人沉浸在这等柔情蜜意中,哪里能知道自己内心的煎熬几分……金光瑶不敢再想,也不敢动作,僵直着身子一小口一小口呼吸。寒室内,一时安静得显出几分凄凉。他对不起蓝曦臣的真心实意,但他更无法说服自己去妥协——怕了,累了,他还是咬咬牙站起来,笑不出便笑不出了吧。
“阿瑶……”蓝曦臣好像终于反应过来,扶直金光瑶的身子,不自觉地用了几分力气,不复浅淡的目光对上那双神情晦涩难懂的眼,“为什么……”他当然不明白,他永远都不会明白。
“要是二哥哪里不对,你告诉我好不好,我……”如鲠在喉,除了呼吸的急促已无法表达汹涌澎湃的内心波动,紧紧拽住金光瑶的衣袍,蓝曦臣整个人都在压抑着自己的颤抖,“你若是怪二哥当年在观音庙的事,我怎么赔罪都行,我不会再让你不开心的……阿瑶……”不知不觉,他已经忘了怀里人当年统领百家的意气风发,他原以为自己是他最后的港湾,可现实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——金光瑶从来都不是依附于谁而求得幸存的人。
“别这样,蓝曦臣,你别这样……”低下头,金光瑶嘴里苦涩一片,他知道这样有多残忍,不免又唾弃起自己的心思,是不是真的想最后给蓝曦臣一夜幻梦,他说不清楚……只是告别,仿佛总得放下什么,付出什么。
整整一夜,蓝曦臣就这么单纯地抱着他,控制不了的力度勒住他的脊背,但再用力都没有让他感觉到一点痛,像是确认像是不舍,手臂的肌肉僵硬发麻,金光瑶忽然觉得,他欠蓝曦臣的早已还不清了。
再长的夜,也有尽头,晨光中,长发相织的二人,自是要分离。
“阿瑶要去哪里……”
“一处无人的山野,辟一片药圃,了结残生。”
“我……可还能去看你……”
“自然是可以的,随时都可以……”
对不起,蓝曦臣,你我已不是可以并肩的人了,我太累了,也害怕了……

评论(6)

热度(1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