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《经年》(完结,上)

“敛芳尊,你猜蓝大哥门前今年是桃花先开还是玉兰先开?”魏无羡靠在寒室的窗前,与靠在墙上的金光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泽芜君公务繁忙,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闲人,金光瑶虽是病体好歹见多识广,无聊的日子过多了,他自然是一日三餐都恨不得留在寒室,“玉兰本不是这个季节的花,怎么会开?”一身白衣,那人半躺在床上盖了丝被,目光越过魏无羡投向窗外,“如今,已是春天了……”
原本悠闲自在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有点微妙,听了这话的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,暗叫不好。金光瑶在不净世失去意识时第一个孩子濒临流产,这中间几个月的曲折,聂怀桑都不清楚他有孕,他和蓝曦臣一直瞒着他第二个孩子的事,想来懵懵懂懂那些时日,任谁也分不清今夕何夕,总想教他以为自己只失过一个孩子……大家都不去提此事,时间不留情,待一切尘埃落定,即使日后知道了,也便算了。毕竟,蓝曦臣自觉坦坦荡荡,他却是明白,金光瑶对自己的骨肉,看得不比已仙逝的母亲要轻些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……
但金光瑶心里哪能不清楚?蓝曦臣,魏无羡,甚至聂怀桑,他们都太不懂所谓地坤的本性了,那日聂怀桑不也是受了结契的影响才感知到的吗——自己地坤的求救。本能,本能,这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,比一切卑贱和尊荣都来的直接,且永不更迭。
云深不知处和风徐徐,春夏之景的淡雅浓郁随着温度的升高渐渐交替,蓝曦臣的照料无微不至,可金光瑶偏偏觉得一日凉似一日。他常常做梦,分不清臆想与现实,梦里,有个人不顾一切地扑向自己,在浓稠的血色中,眼睁睁看他坠入黑暗。没有力气去握紧那只手,没有勇气面对所有的痛苦……所以才逃避。
他怎么不记得,蓝曦臣暖和的怀抱永远带着花香,抚琴弄萧的双手细细暖着自己冰凉的双脚,每一碗、每一勺汤药的耐心呵护和秉烛翻看医书的背影。男人不止一次向他剖白自己的思念及后悔,海誓山盟得像个傻小子……但他也记得,那天,泽芜君一手护着自己在怀里,温润如水的灵力从背后涌入,丝丝缕缕充斥他已然枯竭的灵脉,另一只手,却毫不掩饰地甚至急切地捏了清尘诀……
清尘诀……
那是他还没有见到一面的孩子啊……

夜光亦是如水,寒室内一片静谧,魏无羡早已回了,晚膳也清淡的收拾了,蓝曦臣又给金光瑶添了一碗红枣桂圆的甜汤,本想喂他,却教人拦了,“二哥,这么多天,我身体已无大碍……还是自己来吧……”白衣掩着手腕起落,看见瓷白的肌肤因汤碗的温度染上一抹浅薄的颜色,蓝曦臣忽觉岁月静好的令人眼角泛红。“阿瑶……”
“嗯?”抬头一眼,嘴角含笑,眸光似水,没了朱砂没了金星雪浪,彻彻底底就只剩下他的阿瑶,一时间蓝曦臣竟是看得痴了。然,下一瞬,他整个人就更是直接呆了,而且还有些不由自主的热……
“阿瑶……你……”蓝曦臣的手虚虚扣在金光瑶腰间,神色间竟是掩不住的慌乱,心下隐隐并非仅是羞涩,不知怎的总不住想起两人初次时怀里人压抑而痛苦的呻吟……那时他还有别人的孩子……
如今,一切都好了。

评论(17)

热度(1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