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经年(7)

魏无羡醒过来的时候一口气没有喘匀,愣在那儿久久缓不过神,蓝忘机的手触在他肩膀竟头一回被他下意识地躲了过去,回头撞进那看似波澜不惊的温柔眼眸,心头总有些说不出的委屈。那种绝望的压抑……
“蓝湛,抱抱我。”
从善如流地抱紧罕见乖顺的人儿,蓝忘机自然是极为担心,但魏婴是怎样坚强的性子他很明白,是以也知道轻重。但这次,着实是比他想象中要危险。他自是挂心不到金光瑶身上去,但魏无羡显然还记得自己的任务。
“二哥哥,这是……静室?我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环顾四周,魏无羡靠在含光君身上,慢慢玩蓝忘机的几绺头发。“那日共情,屋内有异动,我与兄长入内室便发现你昏迷。”“金光瑶呢?”蓝忘机似是不满,只回了句“老样子,没反应。”
“那你兄长呢?”思考着一些共情内的信息,魏无羡揉了揉眉角。“兄长应是繁忙,聂怀桑来了。”
“什么!”魏无羡直接直起身子,险些摔在床上,“什么时候?”“今日早间,兄长刚去见他。金光瑶留在寒室,有何不妥?”在蓝忘机看来,聂怀桑早晚都会来,如此这般只是正常。可魏无羡心中惊疑未定,又有些猜测,自是失了坦然。
“快,蓝湛,去问思追,金凌上次去不净世是什么时候,我们要去找你哥。”
虽有不解,但含光君向来不质疑自家道侣的判断,更相信他不会在此时玩笑,只是……有点担心他的身体。不过,看到魏无羡风风火火的样子,也只能此事了结之后再歇息了。
闻竹轩,并非蓝家宗主平常会客的正殿,聂怀桑只是笑笑,不知道他这个二哥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云深不知处,还是他们所谈的内容难登大雅之堂?
“好久不见啊,蓝宗主。”精致的扇面绘有几株翠竹,倒是与屋外相得益彰,男人的微笑不复当年的青涩,隐隐有点霸道,但神色间却是掩饰不了的焦躁。
“你不应该这么对他。”蓝曦臣坐下,只能说出这一句话。
“不应该?二哥是觉得我抢了你的?蓝曦臣,别再这么假惺惺的了,是你先抛弃了他。”
“不,我从未……”“从未知道他是地坤?还是从未对他抱非分之想?那现在你知道了,你,能怎么样?”
“聂怀桑,这里是云深不知处,你简直放肆。”“就为了这几个字,蓝曦臣,为了蓝家,是你亲手把他送到我手里的。”聂怀桑似是再压不住声调,“你真的不知道他在我手上吗?要是我不邀你去不净世,你不也打算装聋作哑一辈子吗?蓝曦臣,你以为你比我高尚到哪里去!”
金光瑶是不是罪人,我们都很清楚,他只是冒犯了世家大族的利益,在那些人缓过劲来之后,他就成了浮沉般的牺牲品。他杀了我大哥,我当然恨过他,但我们两个谁也没办法否认,那种感情是一样的。
“你如果真的爱他,对他好,怎么会这么对他?”蓝曦臣捏紧了空的茶杯,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金光瑶空洞的眼神和身体上褪不去的施虐的痕迹。一直以来,他受制于礼教,然,今日,却是内心压不住的烦恼。他的阿瑶,怎么能被人那般对待……
“是啊,为什么呢?是你看出来的,还是他告诉你的?”聂怀桑问到这一句时,眼神里忽然闪出了一种压抑的疯狂。
“阿瑶没有醒。”蓝曦臣冷冷地回他,“而且,我绝对不会让你再把他带走。”空气似是稍有凝滞,泽芜君已然回头出门,“那孩子……”
“那孩子的事情敛芳尊可不会如此快忘记。”魏无羡推门而入,暗叫可算赶上了。蓝忘机跟在他身后,给了兄长一个否定的眼神。
“不要说那件事。”
魏无羡嬉皮笑脸地坐到聂怀桑对面,给自己倒了点水,“你做了共情是吗?”聂宗主似乎一点都不惊讶,只是谈了口气。“我想带他走,你们谁也拦不了。”话,显然不是对魏无羡说的。
“泽芜君先去休息休息,二哥哥送聂公子,啊不,聂宗主去找间客房,大家多沟通沟通嘛。你说是吧,二哥哥?”看着挤眉弄眼如此明显的夷陵老祖,含光君什么话也没说,还是一张含霜的脸,侧身把聂怀桑引向外间,“聂宗主,请。”聂怀桑倒也不恼,只又一笑,便告辞了,但任谁也看得出此事怕是不可善了了。
这边,聂怀桑刚走,魏无羡就拉着蓝曦臣到了寒室,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,隐晦了几处细节,但泽芜君还是听得遍体生寒,朔月的剑光从鞘内渗出,可见是动了真怒。
“魏公子如何觉得,阿瑶……这是第二个孩子?”握住苍白的一只小手,温暖的灵力缓缓安抚着对方,也不忘压抑着自己的气息,生怕再惊扰到睡梦中的青年。
“思追说金凌上一次去聂家至少已有八九个月,就算敛芳尊的身子再坏,诊出来也不会像如今这样最多一两月……况且,应该是第一个孩子没了的时候,敛芳尊才这样的。”
魏无羡心里当然也不舒服,他原以为聂怀桑是要报复蓝家,但就此来看,这人恐怕真的是指望蓝曦臣能让金光瑶恢复正常,而且……他应该是不知道如今金光瑶有孕的事。想来也不是不可能,聂家崛起太快,只顾招揽修为高深武艺精湛的修士,聂怀桑尚无妻妾,常人医师没有理由逗留,况且偌大的不净世成分复杂,他怎么能时时刻刻顾及到那默不作声的人儿,聂怀桑自己是不通医道的,怕被人暗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说起来,竟有几分可怜。
毕竟,像蓝湛和自己这样的人,天地间能有多少?
“那魏公子觉得,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“这个孩子,泽芜君真的不愿意留吗?”
“只此一事,绝不能留。”
“那……便早些动手,不然月份越大,越是伤身。”
“好,明日便要忘机去送聂怀桑,待他一走,即刻动手。”

我错了……写不完……(ಥ_ಥ)

评论(21)

热度(1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