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经年(2)

太草率了,赶时间……(ಥ_ಥ)

暗色主调的书房光线却很明亮,布置显得大气也严肃,看上去并不是聂怀桑的风格,但没有人敢质疑聂家家主的选择,这就是权力的诱惑。又是一次清谈会,聂怀桑提前回到伏魔殿,阖上房门,环顾四周,男人弯腰牵起地上一条看似脆弱的细腻银链。
檀木的书架旁,一个白衣的影子瑟缩在角落,和早上聂怀桑离开时一模一样,他甚至看不出金光瑶是否醒着。自从那次以后,这还是金光瑶第一次离开石室,自由的空气已经让他不习惯了。显然,没有什么调情的心情,拽过纤细的胳膊就把人带到了怀里,月白的外袍腰带没有系上,隐隐露出愈发清瘦的腰身,聂怀桑嗅了一下金光瑶发间的冷香,比信息素更加冷清的味道,使人莫名安心,可惜,无法使男人眼里的狂热降温。
伏魔殿宽大的主座上,一袭白袍半褪不褪地挂在金光瑶腰间,曾经叱咤风云的百家仙督跪坐在义弟腿间,对方黑红交织的盛装更衬肌肤苍白,腰被掐着,下巴被人掰过,聂怀桑灼热的眼神盯住金光瑶含泪的眸子,像是要把这个人刻在目光里一样,又像是要看穿他所有的伪装。熟悉的动作,起伏的幅度不大,却已足够深入,青年似的身躯一览无余,再微弱的喘息也清晰可辨,这样掌控全局的快感往往给聂怀桑心理上点点安慰。但这一次,他要的是刺激。
既然死人让你失常至斯,活人能否相救?
扣住金光瑶的腰,聂怀桑沉重了最后几声低喘,把人往怀里搂得更紧了些,开始平复汹涌的快感。等待的时间真是格外漫长……
“聂宗主,可是有事?”
温文尔雅,彬彬有礼,除了蓝曦臣还能是谁?
“二哥太生分了,快请进吧。”聂怀桑笑答,蓝曦臣却没有动,伏魔殿的结界被撤,泽芜君恪守礼教灵力没有四散,但浓浓的情欲气氛还是从细微的呻吟、黏腻的水声、交缠的气息渗透出实木的大门。修仙之人五感俱佳,云深不知处宗主怎会感觉不到异样。
似乎是等到空气里令人脸红的味道散去,蓝曦臣才踏入此处不净世的权力中心,可他实在没想到,入眼还是一片淫靡。清瘦苍白的人被虚虚搂着,聂怀桑的手还搭在那人光洁的大腿上,衣衫稍乱一脸闲适,怀里人却是一幅不胜云雨的娇羞,背对着自己,仅乌黑长发可见。
“不知道聂宗主佳人在侧,在下唐突了。”眉头一皱,蓝曦臣不愿与聂怀桑再多生纠葛,还是无可挑剔的礼数周全,当下就要拜别。
“二哥留步,你我无甚话聊,可有人却是思念二哥的紧,你说是吧,三哥……”

评论(11)

热度(1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