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彼岸花开(1)

好久没动笔了,大家容我找找感觉,还有一段时间的课,尽量早些完结,短篇式,薛瑶相互救赎,感情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醒的时候,头很痛,痛到他几乎直不起腰,实际上他也确实做不到,因为全身上下别的地方都是麻木的,全然不被感知到,只有一点点温度提醒他没有消失,包括左手。血流如注的感觉让人难忘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,离那个人如此之远……皱眉,无声地动了动嘴唇骂了句脏话,他为什么还活着?嫌自己被糟践的还不够是不是?他终于被自己弃之以鼻的正义打败了,干干净净,理所当然,凭什么再让他活着?
         “对啊,你他妈到底凭什么让我活着?”嗓音还有些浸血的嘶哑,但恶狠狠的气势还是一如既往。薛洋,你本就是个一如既往的人啊,坏的那么固执,视人命如草芥,把自己也活成了风雨里的草。有谁轻轻笑了一声,也是熟悉的,熟悉的温柔,熟悉的虚伪。想都不用想是谁,除了那个小矮子,还会是谁。有时候,薛洋自己都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不幸有这样一个朋友。
         朋友,他们应当算是朋友吧,至少在外人看来,他们臭味相投的好似天生一对,却不知道只是受过同样的伤的人,容易学会在噩梦里抱团取暖,相互舔舐伤口。
        岁月让薛洋看上去不再像是当年金麟台上无法无天的少年了,青年的身体更加结实高大,那些深入肌理的伤口也比当年显眼了很多,金光瑶发现,他其实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薛洋受伤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没有找回我的左手。”青年终究挣扎着坐了起来,些微喘息夹杂扯到伤处,尚未愈合的皮肤又渗涌出鲜血,染透包扎的白纱。虽然知道对方现在的身体状况再受不了更多的失血,但金光瑶依然没有阻止他。毕竟,他救的是薛洋。

评论(7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