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琴弦

很久以前我就在想,瑶妹腰腹处的琴弦……是多疼才放进去的……

第一种可能

桌上稳稳当当摆着一把银柄的精巧匕首,未凝的血珠从利刃滑到惨白的纹饰缝隙中,最后滴落桌角。不能让恨生沾上自己的血,况且灵器的威压还是重了些,他这样勉勉强强金丹修为的何必自找麻烦?不过,未施灵力的重感刺骨夹杂缠绵诡测的锐痛,到底不轻松……然而,比起手中看似轻柔的一卷琴弦,前者足足半掌深的伤口倒算司空见惯。

“嘶……”稍稍用力向血肉里按压,金光瑶一时没忍住,呼吸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,指尖的颤动都是僵硬的幅度。暗骂一句该死,年轻男子的额角泌出冷汗,琴弦略有弧度,弯曲的地方不甚整齐,此刻尽数要挤进新鲜光滑的切口,简直有无数刀口从创伤内部崩裂的错觉。但卡在皮肉之间的情况却更糟糕,每一次呼吸都会让琴弦贴着血管摩擦,细线状的伤口边缘裂出点点细碎的小口子,在高不可攀的灵力下压迫出越来越多的鲜血,好在刚动手就已经一片血肉模糊如今也不大看的出来。多亏没在内室,男人皱着眉头,石地虽冰冷但也方便打扫。

金光瑶感觉到自己的指尖被温热的血肉包裹,黏糊糊的液体淌过手背,疼得他不敢打颤,明明感觉到了温度偏偏冷得想吐。本以为麻木了感官猛然一扎,汗珠终于滚下额际没入鬓角——琴弦已然足够深入,贴上内部未伤的肌理又是几道口子,好了,只要放手就好了。

男子不安地放松半边肩膀,喘息几口重新揪住汗湿的内衫,“啊……”血淋淋的右手从腹侧抽出,爆炸般的疼痛席卷全身。琴弦藏于腹内已是无奈之举,虽说其是灵器不毁,但长弦松散开的时间金光瑶却不敢侥幸,是以未加捆束,此时指尖压力骤失琴弦自然反弹,不亚于刀剑的锋利就这么靠血肉之躯的脆弱阻挡,以灵力相阻堪堪能忍。

好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再痛也能忍下去。


第二种可能

匕首划开的口子没有那么骇人,拇指长短,也未深入。金光瑶把玩着手里一卷琴弦,任由自己的血流淌着,反复拉扯、湿润却不能让这极细的冷兵器少一分锐利。执起一端打量,指尖稳稳地对准皮肉下滚动肆虐的血液,缓缓扎了进去。

一开始其实不疼,就像某种植物的刺扎了进去,金光瑶感觉不到琴弦的凉意,甚至有一些诡异的酥麻。可是待到长长一段琴弦消失在血肉间,那种钝痛就开始了,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残忍。他能感觉到每一分推进时自己的颤抖,肌肉是如何在琴弦转弯处被切断,血管里的温度如何一点点沿着丝一样的弦慢慢滴落……

手稍稍一抖,指尖划出细小的口子,按理说怎么也比不了腰腹处染红一片,但金光瑶就是突然觉得好痛,痛得掉了眼泪。

评论(12)

热度(1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