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小段子,莫名地写一笔。

疼痛在血液里沸腾,尖锐到刺破大脑,眼前模模糊糊一片空白,光影交错成不同的色块,拿碳酸饮料的手一点不稳,冰凉的液体洒在皮肤上,感觉不到。
臂上好像又划出一道血迹,打碎的药瓶折射着外面的喧嚣,终于算是灌了一口。极致的痛苦让他想要呕吐却张不开嘴,肌肉已然僵硬得不成样子,颓萎地蜷缩在一起。无色液体哽在喉头,渗出抿紧的唇,齿间染上混杂而恶心的味道。一秒,两秒,五脏六腑如同移了位置,头顶的撕裂感一直蔓延到脖颈的血管,死死笼罩住整个面部,压制着呼吸。
鼻腔很热,有血止不住地流,带着火辣辣的气息,吴邪咳嗽起来,眼泪也涌到脸颊上……
张起灵,五年了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