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异时异景又忆君(下)

《盗墓笔记》,《魔道祖师》,脑洞

金光瑶是出生在俗世里的,而俗世的故事总比仙门多一些。小时候,孟诗虽带着烟花才女的美名,到底还是身不由己的处境,除却平日学堂的功课,也只能多给他讲讲常见话本里奇幻灵异的故事,那或许是母子二人记忆中最平静的时光。可惜后来,他就不能再去学堂了,孟诗也一病不起……
在平常人眼里,仙门之高深莫测就是第二个世界,但金光瑶早就明白,所谓修士,除了更加贪得无厌之外与凡人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可吴邪不一样,他身上怪异的东西太多,可彼此之间又莫名和谐,只是与自己所处的环境格格不入。没有灵力却能出现在金麟台,对修仙之事看似一无所知,仿佛就是个平淡无奇的小人物……可那双眸子,深不见底,藏得太多。
金光瑶不得不说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,是以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在他眼里演技实在拙劣,但对于这位姓吴的不速之客,敛芳尊也多有疑虑。不知道是对方太过坦然的态度,还是满腹谋算的气质扰乱一片花香,今日金星雪浪开的不好。
晚宴散去,金光瑶收拾了备好的东西向吴邪住处走去。这样来路莫名的又着装怪异的人,实在难出现在百家清谈会上,好在吴邪理解,主动提出自己在小院里用晚膳。到了地方,金光瑶默默确认了一下脸上和善温柔的笑容,抬手叩门。“是金公子啊。”为了御寒,小佛爷只套上了金白交织的外袍,内里还是自己的长袖衬衫,他才不会承认是古装的系扣过于繁复,各种绳扣又不同于葬服……不过金家这衣服保温效果是真好,要是能给小哥弄一件,也许长白山就不会显得那么冷了。
“吴公子晚膳可用过了?”金光瑶进屋,回身把漫天风雪关在门外。“用过了,用过了,多谢金公子款待。”吴邪默默在心里吐槽那珠光宝气的餐具和餐点,感慨真是比小花还土豪的存在。想起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,小三爷还是挺惆怅的,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什么“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”的传说,说不定等他回到杭州,小哥都带着蘑菇回家了。
“吴公子,昨日在下问您是什么地方的人,您说长白,在下回去便翻查了一下地图典籍,找到几个地方同名,不如您先看看?”
长白吗?毕竟是自己人生中最诡异莫测的地方,若是真有什么穿越的奇迹,估计也和它脱不了干系。该不会是小哥想我了,结果一不小心玩脱了吧?吴邪忽然有点想笑,闷油瓶,你不会忘了我吧?
几幅地图都是手绘的,看上去非常正常又都非常陌生,不过人家好心好意拿来,你总不能就这么淡淡地扫一眼,于是小三爷就开始极其认真地读地图。金光瑶看着灯火映衬下吴邪的侧脸,地图不是他找的,而是画的。一个普通人衣着如此单薄却整齐,不可能是长途跋涉而来,以他过目不忘的记忆,怎么可能不知道兰陵有无地名长白,偏偏吴邪又说那是雪山,兰陵地界上哪有雪山?所以金光瑶挑了兰陵周边几处名山大川,重做地图改了山名,要是吴邪当真从山里而来,有所记忆,至少可以指明大致方向。不过其实敛芳尊自己心里也隐隐觉得希望渺茫,暗想此人到底不是凡尘中来。
“怎么,没有什么熟悉的感觉吗?那就算了,在下回去接着找找……”吴邪点点头看似无奈地坐到椅子上,他早知道地方默默观察自己许久,却碍于那份明面上的好意不能揭穿,真是到哪里都躲不开勾心斗角的算计啊。还不如斗里,就是没几个说话的人……
“嗯?”吴邪皱眉,他刚端起茶杯就闻到一丝淡淡的酒味,定睛一看,果然是金光瑶取出了一小坛酒,吴邪有点佩服自己,短短两天不到,就看惯了这些人“无中生有”般的取物技巧。“吴公子平日里可饮酒?”金光瑶慢慢斟满两小杯,他对吴邪油然的亲近不是假象,毕竟同一个世界的人有时候反而隔得更远。再拒绝就于礼不合了,不知怎么,吴邪忽然也有点想看看这位金公子,不同的一面。
酒很淡,花酿而已,吴老板毕竟是跟北京城的那些老头子们拼过酒的人,于是他毫无意外的醉了。
“有没有过这样一个人,对你而言真的非常非常重要,重要到……你能为了他不顾一切?”小佛爷真是很久很久没有醉过了,就和他没有再做梦的时间一样长,太多东西沉甸甸地压制着这具并不强健的身体。此处若真是一场幻梦,那就让他梦得更真实一点吧,梦得更长久一点。
“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不对,我不敢去想。我怕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。我怕我……会后悔……”有些话他不能说,不能对小花说,不能跟胖子说,只能一个人默默咬着牙,猜想假如被闷油瓶听见那人会是什么表情。应该还是淡淡的吧,就像那时候长白山的雪。
“我不想让自己变成现在的样子,我不知道我究竟做的什么程度才能够停止,我害怕付出了这么多却到头来只有一场空,所以我更加拼命地去做……”吴邪低着头,金光瑶看不清他的表情。“我……只想让一切都好好的,所有人……都不要再死了……”
敛芳尊抬起头,嘴角依然还是那抹笑,却不达眼底。“有时候,仿佛觉得都是梦,一醒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不愿意醒,又不愿意沉沦下去,只有挣扎……就是这种感觉吧?”杯中酒水一饮而尽,看着对面的男人摇摇晃晃,金光瑶忽然有点羡慕吴邪还能喝醉。
相似吗?不,不一样的。
他是为了别人,为了所有人,而我,不过是为了自己。
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踏着别人的骨灰走上神坛,金光瑶,这才是你。因为天生卑贱,因为没有选择,想活下去,就要把别人的鲜血榨干。只有自己,才是最重要的。
“吴邪,你会后悔吗?”
“……嗯……不……”
“我也不会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