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凛灵凄(73)

雪凛沉默地看着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青年,握着他冰凉的右手,这是他的爱人,他发誓守护一生的人,可现在……想到那被折的双翼、遍布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、毒气攻心的症状,雪凛从来没有如此无力过。他不知道向从灵是怎么撑下来的,但他总是那么淡定从容、优雅而冷静,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也能笑看云淡风轻。那么重的伤,应该不能吧,所以睁开眼睛,告诉我你有多痛啊……
月云奇的诊断很客观,如今向从灵能醒的几率太小,不说外伤难愈,摄魂已完全融入骨血,他救不了。更严重的是,当日随他们二人去的三个精兵至今未醒,接连两天有人莫名晕倒,想来与向从灵身边幽幽暗香必有联系。雪凛无奈,但一心一意不会放下爱人,数次呕血之后他昏迷在向从灵床边,也才刚刚转醒。月云奇没有办法,尝试施针令雪凛嗅觉失灵,效果还是显著的。他已经让雨瞳木带剩余士兵先回南羽都,自己暂且留下医治向从灵和那些昏迷之人。不怪月云奇过分谨慎绝情,谁都知道回去能有更多的资源药材,但暂且不论如何向众臣解释此事,向从灵带着的毒性不可控,回到南羽都很可能会导致整个羽族军队的崩溃——正如桓秋曾经设想的效果一样。
“雪大人……”月云奇在屋外开口,雪凛走出去,脚步还有些踉跄。男人苦笑着说:“这法子还算有效,闻不见那香就不再头晕了。”青年抿唇拔出银针,注意到男人抑制不了地颤抖,他是医者,自然知道那种强行阻塞感官的痛苦之深。“此法不是长久之策,就算暂时有效,也会慢慢伤到筋脉……到时候……”
“我恰好想同你说,月云奇,虽然现在我能勉强照顾从灵,但时日无多。你把我的嗅觉彻底废掉吧。”雪凛淡定地说。“什……”青年及时止住话,他算是向从灵交心的兄弟,但朝堂与种族的纷争让他习惯从利益的角度思考,向从灵现在的状况说去也就去了,为此废去五感之一,实在算不得明智。况且,羽族势微,要是雪凛愿意重回羽族军队也不失为一个助力。可惜,现在这个打算是泡汤了。
在此之前,月云奇与雪凛回忆人族见闻也发现,摄魂地毒气仿佛只溶于冷水,是以桓秋取水划界,月云奇也建议置向从灵于水中,防止摄魂外泄。但青年如今体弱,雪凛抱他在冷泉里泡了两个时辰就呆不住了,看着颤抖的身子实在太心疼。月云奇默默叹息,从那个时候开始,自己就应该知道雪凛对从灵是怎样的不顾一切、情深义重。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