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丧谣(20)

“什……什么……”床上的人惨白着一张小脸,求助般望向蓝曦臣,希望这样残忍的话只是个玩笑。“阿瑶……没关系的,以后二哥会一直照顾你……”泽芜君握住另一只白皙的手,满满都是心疼和爱护。似乎被抽空了力气,金光瑶瘫软在床上,没有灵力,在这个成王败寇修仙世界里没有灵力,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处境。以往,就算他技不如人,明里暗里被讽刺偷技之徒,几番口舌陪个笑脸也能息事宁人。可现在,根本已经没有站着说话的资格。更遑论他如今是天下公敌,要是遇人追杀,自己恐怕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,就会被几个喽啰分尸求赏去了。蓝曦臣能护他一时,难道还能护他一世吗?
“阿瑶你冷静,没有那么糟糕……泽芜君,能麻烦您出去吗?”聂怀桑转过头去看蓝曦臣。他们二人此时已经算是把话说明白了,魏无羡走前该说的一点没忘,聂怀桑也没反驳。一句二哥是叫不出口了,语气也越发生分,要不是金光瑶伤未痊愈,情敌的味道恐怕更浓。蓝曦臣之前是退让怀旧,从现在开始,想必会让聂怀桑麻烦不少。
“阿瑶,此事是我千错万错。魏无羡废你金丹保命,也是我答应的。可……”金光瑶转过脑袋背对那人,他能说什么呢?提醒对方把自己圈为禁娈吗?身不由己、心灰意冷的感觉又不是第一次,忍忍,也就过去了。“你可记得那时我下的阵法……只要此术成功,我的灵力、修为以后便与你共享……”聂怀桑还在补充说明什么,金光瑶猛地睁开眼睛,泪珠还挂在睫毛上,回身就看见聂怀桑放大的笑脸。
“我说过,不会再让你有事……”除了我,管他什么牛鬼蛇神都不能欺负你。
聂怀桑没有说出口的是,如此一来他本就因为求快而不稳定的刀灵将飞快异变,与此同时,如果未来金光瑶出事,他也会灵脉枯竭、金丹碎灭。
所谓生死与共、福祸相依,不过如此。

评论(3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