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Y

任何人之间的距离,不会超过一个世界。
你爱我,你就是我的全世界。

O(∩_∩)O

业余同人写手,关注《魔祖》瑶瑶——
《盗笔》白月光,《沙海》朱砂痣——
安徽某中学盗墓文学社社长

凛灵凄(69)

熙熙攘攘又是几日,月云奇雨瞳木受羽皇暗令带了一队皇家亲卫,与雪凛会合在霜城城外,另一边风天逸接下白庭君的战帖,两族正式开战。不知是不是血缘作祟,向弈清不顾阻拦自请前线统帅,好像隐隐约约已然猜到从灵处境不妙。
“雪大人,不知道主上当初留给从灵的那一段银链可还在?”月云奇一到地方就急匆匆地询问,雪凛明显不悦,但近日的愁苦已然使他过分煎熬,不等月云奇再解释就开口说,“链子已经不在了,但上面有几颗玉石从灵取了下来,镶在衣领上,也算记挂风天逸了。”“衣服上?那他被白庭君带走的那一天……”雨瞳木有些激动。“虽说人族可能性很大,但那天我只见到羽还真,白庭君有没有插手不能下定论。”雪凛显得相当烦恼和担忧。对面两个青年相顾一眼,才想起雪凛根本不知道白庭君挑衅的行为,也不知道从灵已然受了什么苦。“其实……”雨瞳木刚要开口就被月云奇拦住了,“其实只要有一块玉石在,我们就能找到从灵。”现在告诉雪凛只会刺激这个男人,加速他的崩溃,所以,对不起了。“你们可以?”雪凛也激动起来,眼中闪着如火的光,点燃生命的气息,“不是我们,是主上当时……”想起这机关还是出自羽还真之手,月云奇又忍不住哀叹。“事不宜迟,现在动身!”忽略那些过往的是是非非,雪凛心里唯有一人安危。
是夜,霜城一片寂静,两个轻盈的人影划破夜幕,一只似虫似鸟的机关小兽灵活地领着路,避过一队队巡逻的士兵,两人绕到皇宫中一排普普通通屋子前,看向一扇灯火黯淡的窗。虽然觉得不可能把从灵关在这么草率的地方,雪凛那些还是波动不止,眼神示意月云奇小心动手,下一秒人就翻进了里屋。
“谁?”陆钦从睡梦中被惊醒,一把寒光烁烁的长剑已经抵在他喉前,夜色很深,只能隐约辨别一个男人的身形,想到对方来历不明,自觉已经不错的武功竟毫无察觉,瞬间冷汗涔涔。“此物,你从何而来?”另一个男人的身形从旁边显现,压低的语调听不出更多,但陆钦终于看清一双蓝色的眼睛。“你们……你们是羽族……”“别废话,回答。”挟持着自己的男人杀气很重,语气颇为不耐。月云奇手上拿的就是向从灵衣领上的那块墨色玉石,相连的一角衣料上还沾染着失去鲜活色彩的血迹。
此玉的确是镶在向从灵衣上,那日桓秋到了暗牢,看着青年的伤口沉吟不语之后,就动手脱去了他所有衣物,因失血虚弱的身体被压在纹路诡异的长台上,手脚被束,只能眼睁睁看着老者有条不紊地收拾药材。因为是见不得光的存在,暗牢没有宫人打扫,所以地上的血迹和向从灵的衣物都是侍卫处理的。同伴打趣陆钦在陛下面前失礼也是不要命了,真是美色惑人,就把剩下的活交给他一个人去做。而他发现这小小一块玉石之后,神差鬼使地竟然也就留了下来。仿佛看到此物就能看到那双淡蓝色的双眼。
而现在,那个人的同伴来救他了,很迟,却到底是来了,隐约之中陆钦居然有些希望他们可以成功,但职责依然约束着他。自己在此处被杀,两个闯入者一定会被发现,就算真的时运不济,也是以身殉国了。陆钦明白的道理,月云奇又怎会不知。
“这位小兄弟,我知道我们立场不同很难请你相助,但希望你相信,此物的主人是我最要好的兄弟,更是这位先生的爱人,他们身为羽族贵族却隐居山林不问世事,从未对人族不利,只因两族开战才不幸被捕,如今人羽之战不可避免,你们的机械翼也成功研发。实话实说,我这个兄弟已然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我们身为亲友只想保他平安,请你体谅。”月云奇抬手示意雪凛把剑放下,盯着陆钦明显软化的眼神。
“实不相瞒,三日前国师令所有侍卫退出暗牢,你们朋友……恐怕不妙。”陆钦暗叹一声,“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Ps 月云奇的巧舌如簧、颠倒黑白啊……雪凛不能露脸,毕竟是杀了那么多人族的羽族将军啊……猜雪凛能不能注意到自己又莫名其妙多了个情敌?不过陆钦是个小配角,有自知之明,心疼一秒钟。所有人活得都不容易啊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8)